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秀场 > >正文

我的奶爸人生最新章节_ 第三百二十四章 接风和践行(求月票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3 来源:廊坊新闻网
 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鲁守义并不是一个人去接何新平的,他先去接了田胖子,然后两个人一起去了机场把何新平接了回来。

    本来想让他住在自己家里,但是何新平怎么可能会愿意?于是在田胖子现在住的酒店开了一间房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住不了多长时间,他确定留在鹿市,肯定要租房子的。

    晚上他们就在酒店附近找了一家饭店,给何新平接风。

    方圆去的时候都在等他。

    “新平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这是毕业以后方圆首次见到何新平。

    何新平变化不大,只是人显得非常憔悴。

    “看你憔悴的,为了赚钱也要注意身体啊,怎么,你打金工作室不做了吗?”方圆坐下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不在做了,两年前我把工作室转给了合伙人,自己只是给他做技术支持。”何新平摇头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之前不是听说利润挺大的吗?”方圆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样?管理不行呗。”鲁守义在旁边插嘴道。

    刚才的话他们之前已经问过一遍了。

    方圆闻言点了点头,何新平这样的性格的确不适合做管理。癫痫吃西药还是中药好>
    “之前我们做北美魔兽,也赚了不少,可后来查的比较严,即使我们用vpn,也被封了不少号。

    为了破解游戏的反外挂检测系统,工作室自然也疏于管理,后来我索性把工作室转让给了合伙人。

    我专门做技术支持,这样人还轻松一些,看似钱赚得少一些,但其实都差不多,毕竟工作室利润上去了,我分到手的也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你干嘛不做下去?要知道老板都是周扒皮。”田胖子说完看着方圆和鲁守义。

    “说得你好像不是老板似的?”方圆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这一行属于灰色地带,现在随着国家法律越来越健全,打击外挂的力度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做的是国外,但是也有风险的,随着技术的发展,有些公司的反外挂能力越来越强,游戏公司是一个团队,而我是一个人,跟他们斗智斗勇,实在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赚了多少?”田胖子永远关心的就是钱,所以直奔重点。

    “不是很多。”何新平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很多是多少?”田胖子不死心的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干嘛?干嘛?”方圆出声道,“这是别人的,不要随便打听吗?”

    “关键他不是别人啊,他是我兄弟,我问问不行啊?”田胖子嘀嘀咕咕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银行卡上有多少钱癫痫专科那里最出名,你会告诉我吗?”方圆怼道。

    “会啊!”田胖子一口答道。

    方圆: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没多少,也就00来万。”何新平道。

    “00万?这还叫没多少?早知道我跟你去干,还开什么店啊?”田瑞云立刻惊呼道。

    方圆和鲁守义也很惊讶,毕业三年时间,他赚了00万,也就是说平均一年100万,在同龄人中来说已经算是非常厉害的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怎么也要干下去啊?干个几年养老,还出来上个屁的班啊!”田胖子为何心平的决定感到懊恼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这样算的,游戏打金这一行越来越难做了,除了我之前说的反外挂系统外,现在新出的游戏,大部分物品都是绑定的,这样即使有外挂,也很难赚到利润。

    所以很多打金工作室,转为半自动代练,这样不但产生了许多人工费用,而且还有封号的危险,几天甚至几个月的劳动成果付之流水,所以很多工作室都倒闭了。”何新平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放弃原有工作室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“能做正当生意还是做正当生意为好?你来我公司上班,虽然没有你原来赚的多,但绝对比以前过的舒服。”鲁守义在旁边接口道。

    大家说着话菜也陆续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给新平接风,你们都不喝一点的吗?”田胖子见方圆和鲁守义直接动筷子,立刻叫道。

&nbs河南哪个癫痫医院比较好p;   “我晚上要开车,不能喝酒。”方圆本身也不喜欢喝酒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也走了,你们就算是给我践行也要喝一点。”田胖子不死心的道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要走了?”方圆语气平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嘛?我走了,你们一点也不难过?”田胖子故作生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难过的?你当你是美女啊?”鲁守义在旁边道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必须喝酒,不喝我难受,老板给我拿一瓶大曲。”田胖子怒气冲冲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让大师陪你喝一点,晚上我开车带他回去或者叫个代驾。”方圆不再气他,在旁边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不陪他喝?却让我陪,你这家伙就是鬼精鬼精的。”鲁守义嘴上这样说着,但当老板买酒拿过来后,直接给自己倒了一大杯。

    方圆没搭理他,继续对田瑞云道:“林舒雅的事情也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“她决定跟我一起回庐州。”田胖子说完闷了一杯酒,也不知道是开心还是不开心。

    方圆没在多言,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,自己做的决定,自己承担后果。

    “新平,明天我带你在公司附近租个房子,其实要我说,你住我家算了,你又不愿意。”鲁守义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挺好的,我习惯金华什么医院看癫痫一个人,清静一些。”何新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海棠湾的房子都卖了吗?没卖让新平住在那里,不是正好?”方圆在旁边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那两套房子虽然挂到网上去了,但一时还没卖掉,新平正好住在我那边去,也省得在外面租房,不过就是离公司有点远。”鲁守义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还是租房吧。”何新平再次开口拒绝。

    大家闻言没再做声,都了解他的性格,能不麻烦别人的事情,他绝对不麻烦别人。

    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,因为他家条件差,大师多次想帮助他,都被他拒绝了,宁愿在外面打工,挣那份辛苦钱。

    晚上除了方圆,其他人都喝了不少酒,吹着牛逼聊着天,无非就是怀念过去,畅想未来。

    大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人生的路还很长。

    只要不死,这条路都要走下去。

    只不过有的人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有的人大步奔跑。

    有的人八抬大轿。

    有的人已经到达终点。

    ……。

    方圆虽然没有喝酒,但人已微醺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