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中超 > >正文

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_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 霸道的小幽灵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 来源:廊坊新闻网
 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另外一边,被小狐狸从罗格营地东边追到西边,又从南边追到北边,就差将整个营地绕上一大圈了,怎一个凄惨了得。▲▲领≌∽域③文≌∽学www.li▲ng③yu.org▲▲

    跑着跑着,我忽然咦了一声,刹住脚步。

    后面怎么没声音了?

    回过头,身后只剩下黑不隆咚的寂静街道,似一条吞噬光亮的长廊般无限蔓延到深处,这里并非居住区,所以静的冷的黑的有些渗人,就仿佛一个不小心闯入了恐怖片的场景之中。

    小狐狸呢?

    我疑神疑鬼的躲到一个角落里头,东张西望着,确认周围没有人影后,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难道说,我竟然真的将小狐狸甩掉了?如果是变身妖月狼巫或者地狱格斗熊,那是一点也不难,但以本体的实力,想要甩掉敏捷加倍的小狐狸,难度简直就像一个凡人穿越到神话故事里进行生存大挑战。

    “这不合理呀……莫非有鬼?”我自言自语道,心里既有庆幸,又感到一点点失落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?”从背后传来一声似笑非笑的娇媚声线,立刻就把我吓尿了,一屁股坐倒在地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什么时候躲在这里的?”见到从我刚才躲着的位置身后的阴影之中,缓缓走出来的小狐狸,我一脸的惊呆。

    “在你来到之前,我就躲在这里准备收网了,真是巧,没想到你这坏蛋竟然还傻乎乎的停下来,这还不单止,竟然还傻乎乎的躲到我藏身的地方。简直就是自投罗网,真的没见过比你还要倒霉的家伙了。”

    小狐狸面带妩媚的笑意,将手中的腰带拉的啪啪作响,声音里透露出满满的黑化杀气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以为你跑得过本天狐?做梦也该有个限度吧。”

    “女侠饶命!”我一边说着。一边站起来掉头就跑,可是没跑几步就感觉身体一紧,糖葫芦串似的被数条腰带捆缚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小狐狸拎着我,像战利品一样拎着走。

    真是六月的债还得快。今天中午的时候还把小狐狸当战利品抱在怀里,现在就成了她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你要带我去哪?”我哆嗦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啰嗦,不许说话。”静谧的夜色中,小狐狸的脸蛋似乎有些红红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我就被拎着到达了目的地,一看,原来是狐狸窝……不对,是狐人族的驻地呀。

    回到自家驻地的小狐狸,却没有选择从正门进入,而是顺着附近茂密的树林绕到驻地背后。无声无息的一跃而起,跳上了她的房间窗口,窸窸窣窣的解开几个陷阱才打开窗门,将我拎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还是那么危险,眼看着小狐狸解开陷阱的一幕,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的我捏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小狐狸的房间,与其说是闺房,倒不如说是陷阱房,几山东专业癫痫病医院乎每一寸地都有她特制的隐藏陷阱,没有她的允许和带领。想一个人偷偷摸摸闯进来,那根本就是在找虐。

    回到阔别已久的房间,小狐狸似乎微微松了一口气,也不知道她刚才在紧张个什么劲。然后,很是无情的将我随手扔到床上,也不开灯,就把我扔在这里一个人又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喂喂喂,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看着小狐狸离去的身影,我用目光发出无声抗议。可是抗议无效,只好闷闷的四处张望,借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小狐狸又悄悄的回来,依然还是爬窗户。

    虽然和走之前看似没什么差别,但是本德鲁伊的鼻子岂是拿来看的,只稍嗅一嗅,就能闻到从小狐狸身上散发出来的,刚刚洗过澡的清新味道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脸上那处被小幽灵抹了一笔的墨汁,也被洗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“怎么要跑出去洗澡,房间里不是有浴室吗?”我对小狐狸的举动感到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用房间里的浴室,就要被族人发现了,况且更不想让你这坏蛋想入非非。”小狐狸冲我傲娇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的确,房间和浴室只有一门之隔,若是小狐狸真的在那里洗澡,我肯定没办法保持淡定,不过都是老夫老妻了,难道连我想入非非一下都不允许吗?这只傲娇狐狸到底是有多害羞啊,都快赶上维拉丝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把我绑过来打算做什么?”我喵了她一眼,开始在床上无聊的打滚,借机往床单上嗅了嗅,因为小狐狸已经离开好几个月,味道早就没了,有点可惜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这不要脸的色狼,不许用熊鼻子闻。”小狐狸眼尖,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,立刻跑上来阻止。

    “快点告诉我,我很忙的。”一计不成,我又像毛毛虫一样不安分的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啦,你这笨蛋,让族人听到该怎么办?”小狐狸立刻赏了我一记爆栗。

    “再不告诉我,我就要大声喊了。”我依然不为所动,目光越发促狭。

    面对我的调戏目光,小狐狸脸蛋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……我只不过是……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结结巴巴说了半晌,也没把理由说出来,忽然,小狐狸自暴自弃的悲鸣一声,翻身坐在我的腰上,两只小手拉扯着我的胸襟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告……告诉你,你这坏蛋,可……可千万不要得意,我只不过是……是……对了,是知道那只发光体一定还没有睡下,说不定现在正在偷窥着外面,所以……所以我要光明正大的在她面前抢走她的佣人,看她敢不敢出来!”

    一口气说完以后,小狐狸和我默默的对视着,时间仿佛静止下来,良久,她那张妩媚而又纯真的俏脸忽然噗通一声,红的似要冒烟。眼睛涌出了羞涩到了极点的泪光。

    不行了,她想要做的事情已经完全超过了她的羞耻心,大脑已经当机了。

    我正思索着要不要把接下来的【活】从小狐狸那里接手过来,忽然感觉到腰上坐着的小狐狸。散发出一股莫名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的衣裳,她的那一头棕色长发,开始无风自动,那根柔顺漂亮的狐狸尾巴,更是开始高速的摇摆起来。幻化成一片残影,摇着摇着,不知何时就变成了三条。

  &北京怀柔医院癫痫科好不好nbsp; 因羞耻而死死的低下头去,不敢面对我的目光的小狐狸,再次将头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双乌黑眼眸,逐渐染成了盈盈的棕色,泛着让男人疯狂的妩媚水光,一个眼神,一次眨眼,就能将灵魂深处最简单**的**给勾引出来。

    “坏蛋。这一次……可真的要让你起不了床哦。”用着比平时还要娇媚一百倍,一千倍的声线,小狐狸娇俏的说道,然后上半身缓缓压下,那湿润诱人的嘴唇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整个房间已经笼罩起了一股粉红色的气息,这股气息散发着甜蜜的香味,犹如最原始最剧烈的媚药,能让所有闻到的男人迷失理智。

    又是不知何时,束缚自己的腰带已经尽数被解开。但是我却已经没办法再逃离,只能勉强的启动隔音结界,而后,粉红朦胧的房间里。便荡漾起了无边的春色。

    一开始就是天狐形态,这真的是要让我精尽人亡的节奏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我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儿给吵醒,刺目的阳光照射进来,刚好在我的眼睛位置上调皮晃动着,让我不得不再次眯上双眼。下意识的抬手想遮住光线。

    可是抬手这个念头刚刚一产生,全身的酸软无力感就强烈涌起,让我忍不住发出一声悲鸣。

    想起来了……昨晚……被小狐狸压榨的真的差点去见上帝了,现在是一个手指头也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悲剧啊!!!

    小狐狸呢?勉强转动了一下眼珠子,发现身边早已经芳踪杳然,只留下那依然诱人**的媚香,在勾引着鼻子不断深嗅。

    惨,今天和塔莫娅约好了的,现在这样子该怎么去?

    我忽然想起昨天宴会上和塔莫娅的约定,不由的再次悲鸣一声,这一次若是爽约了,该不会被武帝大人贴上一道不守约定的标签从而疏远吧。

    忽然,从浴室里传来一阵动静响声,是小狐狸吗?

    我继续转动着眼珠子,瞄向浴室门口,不一会儿,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了。

    出乎我的意料,从里面出来的不是小狐狸,而是小幽灵。

    咦……咦咦?

    只见小幽灵端着一个大木盆,向我这边飞过来,还不等我说点什么,就面无表情的将盆子一倒,倾盆大水洒下,将我连着小狐狸的床一起淋了个湿透。

    “你这笨蛋幽灵,到底在做什么?”我打了个哆嗦,嚷嚷问道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水都快结冰了,而且还是在被压榨完了,身子正是空虚乏力的时候,被这样一盆冷水淋个通透,就算是冒险者也会感冒。

    “有骚狐狸的味道,都是骚狐狸的味道。”小幽灵轻声嘀咕了一句,转身又往浴室方向飞去,看似刚才那一盆水还不够,还要给我再淋多几盆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凡身上尽是那骚狐狸的味道,身为主人,本圣女绝对不允许这样的小凡出现!”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装水声,以及小幽灵那依旧丝毫不带感情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几盆冷水淋下,小幽灵才放下木盆,正当我以为终于可以解放的时候,小幽灵忽然癫痫病要怎么治疗效果比较好掏出一个大刷子,一个大大的硬毛刷子。

    我在维拉丝那见过这样的刷子,是给羊刷毛挠痒痒用的,可以想象一下,羊身上那一层厚厚的羊毛,想要给它挠痒的话刷子毛究竟得多粗多硬才行。

    “必须得好好刷干净才行,将骚狐狸的味道刷的一点都不剩。”小幽灵喃喃自语着,不理会我的悲鸣哀嚎,抓着刷子就往我的**身体上痛刷起来,而且还是两手摁着拼命刷那种。

    洗刷刷洗刷刷……

    “下面也是……下面的味道更大,应该重点刷干净。”在某人的惨叫声中。陷入了洁癖模式而忘掉了羞耻心的小幽灵,继续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唯独那里不可以,小幽灵。求你了,那里是要害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!!!”

    连绵的惨叫声中,又是一声让所有男人听了都会下意识的夹紧双腿的惊秫惨叫响起,连房间里的隔音结界都有抵挡不住,颤抖欲破之势。

    半小时之后。床上只剩下一具浑身泛红,宛如被刮掉了一层皮的男性尸体,尸体死死捂着下体的动作,让人尤为颤栗,似能从中联想到他生前受到了何种致命攻击。

    嗅嗅~~嗅嗅~~

    小幽灵趴在【尸体】上,不动耸动着娇小可爱的鼻子,在上面一嗅一嗅,时不时在某个地方停下,然后抓起放在一旁的硬毛刷子,又在上面狠狠刷了几下。

    如此不断反复的确认。直至最后全身没有剩下一点骚狐狸的味道,小幽灵才满足的放下刷子,那一直面无表情的脸蛋,终于露出了一丝柔和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,很好,我的小凡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地狱里兜了一圈才回来!”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听了小幽灵的满足感叹以后,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冲她怒声嚷道,紧接着又无力的倒了下去。灵魂就快要从嘴巴里钻出去了。

    无视我的愤怒,小幽灵俯身下来,钻到我的怀里蹭来蹭去,那细腻光滑的肌肤。高耸柔软的胸部,不断和**敏感的肌肤接触摩擦,让我痛并快乐着。

    “在做什么,快停下来,笨蛋幽灵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吗?得在小凡身上留下本圣女的味道,这样才能让别人知道小凡是本圣女的佣人。”说着。小幽灵继续蹭蹭,在怀里蹭了,又把我的身体翻过来,贴着背上继续蹭,真的要让我全身沾满她的气息才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喂喂,你是小狗吗?!!

    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,小幽灵才完成这个【壮举】,又在我全身上下嗅了一遍,露出更加满意柔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已经懒得吐槽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药……给我喂药……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我忽然想起了黄段子侍女给我塞的大力丸,想要不爽约的话,如今只能靠它了。

    勉强挪动着手指头,从物品栏里将那瓶大力丸取出来,我向小幽灵投去求救目光。

    见我如此凄惨,圣女大人难得没有为难我,接过药瓶,倒出两粒大力丸就要往我的嘴里送入。

    “啊~~~”我张开嘴,刚想迎接能让自己获得新生的药丸,岂料小幽灵的手忽然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看癫痫病应该选择哪家医院”我投去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忽略了一个地方。”小幽灵刚刚露出的笑容又收了回去,重新变得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她将药丸放回瓶子,从我身上飞起来,找到一个杯子,再次往浴室飞去。

    不是吧,还来!!!

    很快,小幽灵飞回来,一手将我扶着坐起,一手将装满水的杯子送到我的嘴边。

    “嘴巴里面也有骚狐狸的味道,要漱口。”她用不容反抗的语气命令道。

    我老老实实的将一杯水漱完了,心想现在总该没问题了吧,哪知道目光一扫,顿时吓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小幽灵竟然拿起了刚才那个刷子。

    不行!快住手!雅蠛蝶!这玩意太大了,我的嘴巴塞不下!!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刚才心灵之中,会有一瞬间的沉默呢?是我那放荡不羁的思绪,一脚踏入了绝对不能踏入的王之禁忌领♂域吗?

    好在小幽灵也发现了这个事实,重新将刷子放了回去,紧紧盯着我的脸,忽然伸手往我的嘴角两边啪啪的扇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让小凡管不住这张臭嘴,该打,该打。”

    打完以后,小幽灵毫不犹豫的将香唇凑上来,重重吻上,一根软滑香舌立刻钻了过来,先是在我的牙齿上面舔舐,上上下下,仔仔细细,比我平时刷牙的时候还要更加认真的舔个干净。

    然后,这根香舌层层深入,把我的舌头以及两侧内部全部舔了一遍,直至舌根和口腔内部这些探不到的地方,才停止下来。

    随后,重新露出笑意的小幽灵,才将两颗大力丸倒入我的口中,送水让我喝下去。

    呼,终于复活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大力丸起效,感觉身体逐渐恢复了几分力气,我一屁股坐起来,吃疼的摸着被刷掉一层皮的身体,幽怨的看着小幽灵。

    “你这也太夸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行,谁都可以,就是不许小凡沾着那只骚狐狸的味道出现在我面前。”小幽灵轻哼一声,丝毫没有做错事悔改的意思。

    印象之中,以前我和小狐狸滚床过后,也没见小幽灵有那么大的反应,难道说是被什么给刺激到了?

    想了想,我一拍掌心,恍然道“该不会是昨晚你真的没有睡……听到了小狐狸的挑衅吧。”

    果然,小幽灵的脸蛋,立刻羞愤的通红起来,泪眼汪汪的瞪着我,啊呜一声扑咬过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啊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这应该算是三更吧,能求点月票吗?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领域文学手机地址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